「雷安」《情人节巧克力究竟该怎么送出去》

债三「2018.2.1」
幼安
债主: @静恒恒恒/怂

「雷安」《情人节巧克力究竟该怎么送出去》

Attention:

幼雷×幼安
10×10
双向暗恋
字数3000+

“我贪得无厌,想要你的全部。”

雷狮看了看眼前一大堆的巧克力礼盒,又看了看很远的那个座位的桌面,呵,一个都没有。

雷狮习惯性地扯出了个嘲讽的笑容,扭头过去问身后的卡米尔,“卡米尔,今天什么日子?我桌上巧克力怎么这么多?”

“大哥,今天情人节。”卡米尔扯了扯围巾,第一次露出苦恼的神情,同样,后桌的卡米尔的桌面堆满了巧克力礼盒。啊,这么多巧克力,他怎么吃完呢?卡米尔脸上mmp,心里美滋滋。

后来的帕洛斯和佩利也到达了教室,“唉,现在的小姑娘都这么喜欢巧克力的吗?”帕洛斯拎起一盒巧克力略带点失望的语气评价了下。

喜爱吃热量食物的他对巧克力完全没有兴趣,随手就把巧克力扔了岀窗外,“佩利,剩下的给卡米尔吧。反正比扔掉好~”

卡米尔的眼睛瞬间亮了,脑子中一瞬闪过,帕洛斯,你是个好人。

“不行。”

卡米尔愣了愣,看向雷狮,“卡米尔平时吃的甜食已经够多了,再吃就要去看牙医了。”而且家里的那位老头子每天回到家就爱叨叨这个,现在雷狮一秒都不想看到巧克力这些甜食。

本还想挽回下的卡米尔,一听到“牙医”两个字瞬间怂了。想起之前的暴饮暴食,那段牙疼、掉牙的时光。巧克力还可以再买,但牙齿是不能再长了。

卡米尔如是这样想到。

“对了,大哥。那个女孩子呢?”卡米尔望了望雷狮旁边的座位,空的。

雷狮耸了耸肩,摊手道,“鬼知道去哪了,你也不是不知道我女朋友三四天就换一次。”卡米尔默默地低下了头,又一个可怜女孩子被他家大哥甩了呢。

但是,海盗团里的大家都心知肚明,雷狮之所以这么做,是为了引起年级风纪委员——安迷修的注意。雷狮为了引起安迷修的注意,三番四次地去撩妹,交女朋友,再然后,三四天后就立马甩了。

分手快乐。

雷狮是这么认为。可安迷修就不是这么认为了,天天抓住雷狮叨叨校规,再叨叨女孩子感情的重要性。身为骑士的他决不允许雷狮随便践踏女孩子的感情,于是乎,天天逮,天天叨,天天……

被调戏。

可女生们就不是这么认为的,还专门建了个讨论组,攀比谁做雷狮女朋友更久,其中最得瑟的就属凯莉了,整整一个月。

不不不,别误会。凯莉只是为了得瑟,能高人一等罢了。看着讨论组里的女生个个都羡慕自己,求着问自己什么恋爱技巧。这种大佬般的感觉,真好。

当然,这种大佬般的感觉可不是白来的。

凯莉之所以能成为大佬般的存在,就是因为她的珍藏——安迷修私人生活照2w张。

成功收买了雷狮。

卡米尔:大哥,你可真丢我们海盗的脸。

雷狮所做的一切,就是为了能把安迷修追到手,你不要问现在的小学生怎么这么厉害,雷狮自有他的追人方法。

但是……这不能排除雷狮是个恋爱傻子。

撩妹?他会。撩汉子?他也会。但是,安迷修这个钢铁直男,他怎么也撩不动。无论雷狮怎么疯狂暗示明示,安迷修就是不懂。不是雷狮不会撩,这安迷修就是个傻的。

说起前科,都是因为自己无意中撩的。为什么一到安迷修这就统统没用呢?但是对于安迷修这种类型的,他还是第一次碰上。

安迷修的确很吸引雷狮,就像磁石一样。

特别是安迷修的眼睛,翠绿的祖母石,眨巴眨巴是,还闪闪发光,有意无意地吸引着雷狮的视线。安静的时候,又像是一面平静又纯澈的翠绿湖水。

那是雷狮躲在书架后偷偷看到的。

“雷狮——!!”啊,来了。

怒气冲冲的安迷修疾步走进教室里,手上还抓着巧克力礼盒,哦,还是帕洛斯扔的那个。好巧不巧,砸中了安迷修。

安迷修举着巧克力礼盒,生气的责问道,“雷狮,你知不知道高空砸物是不对的?!万一砸中人怎么办?!就算你不吃巧克力,你也可以给卡米尔吃的,扔掉是很浪费的!”

卡米尔眼睛又亮了起来,不愧是大嫂。

小时候的见面,安迷修已经把卡米尔当弟弟了,跟雷狮这个死弟控不相上下。有一次,还因为卡米尔的甜食而吵架至打架。

更何况,安迷修家中就有两个弟弟妹妹了,死弟控死妹控的安迷修第一眼看到卡米尔,就好感度“蹭蹭蹭”地往上升。

等等,大嫂,对他涨好感度干啥?你攻略对象不是雷狮吗??

“算了,在下今天不想跟你打架。”刚握紧的拳头放了下来,看向了自己桌面,空空如也。再看看海盗团四人的桌面,堆积如山,连佩利的巧克力都比他多,整整多出十多盒。

…………

安迷修表示不想说话,连一只狗都比他厉害。

“这么想要巧克力,我桌上的你拿走吧,安迷修。”“不要。”安迷修一脸嫌弃的样子看向雷狮,凭什么恶党可以收到这么多巧克力?!不公平啊!但也只能作罢,悻悻的回到了座位上——

离雷狮最远的座位。

午休时间,整个教室只有海盗团四人和安迷修。敢闯进他们四人霸占的教室,也就只有安迷修了。

雷狮敲了敲桌面,三人会意到意思立马就撤了,他们可不想做电灯泡。

雷狮转向了安迷修所坐的方向,再次敲了敲桌面,试图引起安迷修的注意。“干什么恶党,敲桌子这么好玩的吗?”想安安静静看书,却被打扰的安迷修皱起清秀的眉毛,不爽地放下书问了句话。

“安迷修。”雷狮慢慢地走近了安迷修的座位,手上还拿着一盒巧克力。“干什么恶党。”安迷修警惕的看着走过来的雷狮,心想这家伙准没好事。

“安迷修,现在教室可是只有我和你了,你不做点什么吗?”“哈?”安迷修抬头看着雷狮。

这家伙吃错药了?

雷狮双手撑在桌上,居高临下的盯着安迷修。本想借着身高差调戏安迷修,却因为他俩都是小孩子,一个149,一个150,身高自然就没差多少了。

咳,十分尴尬。

算了,管这么多做什么呢~

看到好处就要抢,看到机会就要上,看到鶸就要踩,欺负(tiao xi)安迷修才是他雷狮的本职。

一手扯过安迷修的领带,趁着安迷修懵逼的时候,带着嘴里甜蜜的巧克力一同给了安迷修。不明情况的安迷修被吻得晕乎乎的,分开时还扯出一段令人暧昧不清的银丝。

长达三十多秒的接吻。

安迷修一定不知道,他现在的样子是有多诱人:

红得娇艳欲滴的嘴唇,迷离的眼神,刚刚被亲到窒息时顺流而下的生理泪水,此时还挂在脸上;随着挣扎的同时,身上的白衬衫不知不觉就顺着扣子一颗一颗被打开了,现在的安迷修可是衣衫大敞的。

正义神圣的骑士被邪恶玷污,弄得乱七八糟,这要是被无意间闯进教室的女生们看见了,她们会是怎么样的表情呢?

安迷修奋力挣扎着,努力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雷狮。这是恼羞成怒了吗?雷狮舔了舔干涩的嘴唇,脸上尽是玩味的表情,还是……欲拒还迎呢?

“雷狮,现在可是午睡时间。”为了不让巡查的老师听到,安迷修压低声音警告道。平时雷狮也许或多或少还是会听一下的,不过,安迷修现在的样子可是没有一点儿说服力。

人这种生物,从来都是贪得无厌的,更何况是雷狮。“没事。就几个吻痕罢了。”

很不舒服,这种被狮子盯着的感觉。

…………

然后安迷修一个下午没理雷狮。

而雷狮自然也就找不到安迷修,东问问,西找找。还带上海盗团的三人一起找大嫂,哦不,安迷修。

雷狮就只能堵安迷修每次放学都会经过的那家蛋糕店了。真是人比人气死人,作为死弟控的安迷修每天放学都会给自家弟弟和……雷狮家的弟弟——也就是卡米尔买蛋糕,还是那种特别合卡米尔口味的蛋糕。

雷狮都没有这样的待遇。

“喂,安迷修!你还想躲到什么时候?”安迷修对于面前突然蹦出来的雷狮明显被吓到了,急忙刹住了脚,看见来者是雷狮出声问道,“恶党……?”

“没错,是本大爷。安迷修你……”刚想发言的雷狮就被急匆匆的安迷修一把推开。

雷狮:???

一心想要买苦瓜蛋糕和芒果慕斯的安迷修只想快点进去蛋糕店,直直无视掉了站在他面前的雷狮这个大活人。雷狮自然是不会放弃这个终于逮住安迷修的机会,但也只能跟在安迷修身后探个究竟。

呼,幸好。看到苦瓜蛋糕和芒果慕斯还有的卖,安迷修松了口气。计划赶不上变化,安迷修也是没想到老师居然留堂,要是卖完了,他家那位小公主又要叨叨了。

…………

“雷狮。”安迷修捧着两个蛋糕盒子走向回家的路,慢慢地停下了脚步,“虽然我很感谢你帮我付钱,但是……能不能不要再跟着我了!!”

终于忍受不了的安迷修一下就炸了。

跟在身后的雷狮仍不停脚步,一边继续走着一边说道,“我在学校逮不到你,之好跟着你咯~”

眼见夕阳就要掉进云层里了,这也意味着今年的情人节就要结束了。啊,巧克力还是没有送出去呢,去年也是,上上年也是,安迷修这傻子什么时候才能开窍啊?雷狮真是惆怅死了。

雷狮,一个三年级学生,一个暗恋了安迷修六年的傻子。无论他怎么暗示明示,他的暗恋对象就是怎么也开窍不了。每年都想逮着个机会在情人节送巧克力,这倒好,下个学期就要分班了,这下想见到安迷修就必须要逃课了。

“喂……恶党?雷狮?”

慢吞吞的走在后面的安迷修小声说话道,他听不见?安迷修犹豫了许久,憋红了脸,说话声到后面越来越小声:

“我喜欢你……”

安迷修紧张的看着前面的雷狮,好像……没听见……吧?

……怎么可能?雷狮的英语听力满分可不是白来的,不然他也不会当英语课代表,去参加英语奥林匹克竞赛了。

“我也喜欢你啊。”

“!!!”安迷修顿住了脚步,雷狮也停了下来,却没有转过身来。空气安静得能清楚的听到两人的呼吸声,只有两人急促的呼吸声在空中彻响。安迷修的脸颊立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,就连耳根子也变得通红。视线飘然然的,一脸心不在焉,可满脸的通红早就出卖了他。

嗯哼,看来今年的巧克力不用送了呢~雷狮美滋滋的想到。

后续:

四年级的第一个学期。

“安迷修,我们又见面了呢~”

“!!”

雷狮的黑箱操作,威胁自家老爸把自己和安迷修分到同一个班~

(雷狮他爸:就算你小兔崽子不说,我也会把你俩分到一起的。(看穿一切的雷狮他爸))

END

十分烂尾呢,好水啊……
10热度就还下一个债~












评论 ( 7 )
热度 ( 45 )

© 在开学边缘濒死的早恋 | Powered by LOFTER